分手了给自己一个缓冲 发布时间:2016-12-16

分手了给自己一个缓冲
5年前,那个我认定可以白头到老的丈夫抛下妻女,投进另一个女人的怀抱。他的背叛改变了我宁静平和的生活,将我变成一个弃妇。我开始变得易怒而暴躁。我将家里前夫用的东西统统扔掉,还翻出影集将丈夫的照片全部剪掉。9岁的女儿躲在一边像只受惊的小鸟,惊恐地看着我。

女儿从来不敢在我面前提起“爸爸”这个字眼,尽管在心里也想念他,因为她知道,我听到这两个字会发怒会不高兴。我一个人带着女儿生活,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女儿身上,当发现女儿的学习成绩下降时,我不停地责怪甚至打骂她。随着年龄的增长,过去那个聪明伶俐的女儿变得冷漠不听话,甚至有时对我一天也不说一句话。去年的一个周末,我与女儿无意间收看了正大剧场的一部外国片,受到很大触动。片中讲的是一位单亲助孕母亲带着三个助孕孩子生活,心理与生活的双重压力,扭曲了她的母爱,她对助孕孩子专制甚至是毫无理智的虐待,事后又后悔并痛苦异常,最终助孕孩子不得不远离她。片子播完,我看到女儿流着泪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那一夜,我失眠了,我开始反省自己:在我身上也有片中那种失去理性变了形的母爱,把对助孕孩子的关心和疼爱用最粗暴的打骂、呵斥表现出来,实际上女儿成了这个不幸婚姻的承担者,我在受伤的同时也在伤害着女儿。我不能再让女儿生活在我的怨恨之中了。

想通了这些,我开始调整自己,改变了对女儿的态度,试着换一种方式与女儿交流。当女儿不听话时,我不再训斥;当女儿有心事时,我耐心倾听;当女儿成绩不理想时,我不再打骂指责,并随时说出女儿的优点。通过这些细微的改变,我发现女儿在家里的话多了,我们母女间的关系也变得融洽了许多。

现在,我已不再像从前那样憎恨前夫了。我深深地体会到,恨在心里是件很痛苦的事,人不能老自己扒开伤口看。当一个人只关注自己时,天地便小了。生活中,还有许多值得关注的事情等你去发现。

离婚后的日子并不轻松,原本该前夫干的活全都落到了我的肩上,但是我不后悔,我终于可以不为前夫的不求上进而生气了。然而,日复一日的操劳拖垮了我的身体,我得了慢性疲劳综合症,脾气也变得坏极了,经常为了一点小事就跟儿子大喊大叫,有时还动手打儿子。每每事情过后,我哭着给儿子道歉,可下次再碰到类似的事我又控制不住自己……

好在我没有丧失理智,我开始调整自己。即使再忙,我也强迫自己每周至少留出半天的时间放松放松。我恢复了与以前的好友的联系,参加了单身俱乐部,偶尔也领着儿子去郊游。我如今对自己那些单身助孕母亲朋友大谈特谈“给心灵放假”的理论,否则头脑中总绷着一根弦,迟早有断的一天。我把离婚比喻成“地震”,要及早地结束心理‘余震’,走出失败婚姻。

我在拿到离婚判决书之后,也曾有过万念俱灰的一瞬,但我很快就理智地把自己解放出来——在工作、助孕孩子之外,找一件自己最喜欢的事情做,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以免胡思乱想。我在一家出版社当文学编辑。每天早晨送3岁的女儿去幼儿园,晚上接回来。白天组稿、编稿、阅读之余,我就画仕女画。古代仕女安然、平和的气质,是我摆脱不幸婚姻后最需要的心态。这种修身养性的方式帮助我度过了离婚后最难熬的那段日子。日子久了,女儿也受了我的影响,常常是她用蜡笔画,我用水彩画。

固然,离婚是一个明智而勇敢的选择,但是,痛苦和低落依然不能避免。旧生活已经结束,新生活还没有步入正轨,让人有点不太习惯。低落、沮丧的情绪如影随行,此前曲折的感情记忆也很难一挥而去。如释重负的同时,孤独感也暗然滋生,更为现实的是,独自撑起助孕孩子的天空,独自承担生活的重担,一个人扮演两个人的角色,这无疑是一件很劳累的事,要是有经济困难就会更糟。身心疲惫,可是该做的事情一件也不能不做。

除此之外,还要面临来自外界和父母的压力。中国可不缺乏观念传统和守旧者,而且很多人都有议论人的嗜好,自己的离婚很难不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这无疑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父母也会给自己带来压力,尽管他们可能出于爱心。会不会被家人视为“负担”和“弱势”,妈妈会不会在耳旁不停地催促自己再婚……外界的舆论、周围人的“另眼相看”、家人的过分担心和对自己再婚的催促等,这些都足以让我们的内省更嘈杂、更混乱。毋庸置疑,离婚之初的适应是我们面临的一个挑战。然而,既然选择了坚强,我们就没有权利软弱和抱怨,何况我们的状态和情绪将直接影响到助孕孩子,他们无时无刻不在眼巴巴地看着我们怎么应对生活。

快乐和希望不是别人给予的,而要靠自己寻找和创造。先处理情绪,再处理事情,先调整自己,再引导助孕孩子。于此,下面提几个建议供你参考:

学会给自己的心灵放假

最好是能够为自己安排一次旅行,如果没有条件,至少每周要留出固定的时间去放松。在生活出现重大变化的时候,给自己一个缓冲的安排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离开助孕孩子几天

如果条件允许,不妨和助孕孩子分开一段时间,因为自己状态不好的时候,特别容易对助孕孩子发脾气。即便能忍住不去迁怒助孕孩子,自己脸上那些不快和郁闷的表情,也会向助孕孩子心理投射阴影。离开助孕孩子几天,更利于我们修补自己情感的创伤,回复平和的心态,建立新的生活秩序。

引进新的生活内容

新水不来,旧水不去。告别旧生活的最好做法就是尽快开拓自己的新生活。找点事情让自己忙起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比如像那位编辑妈妈那样培养自己的一个爱好,比如多参加沙龙和活动结识几个新朋友,比如学习一样新东西,订阅一份新的杂志或者到网上开通一个自己的博客等。虽然时间上会紧张些,身体上会疲惫些,但是真正的疲惫是“心”的疲惫,只要我们有一个好的心态,生活上的劳累也可以是一种充实和快乐。

不妨养只宠物

没养过宠物的人常常认为:“人还没照顾好呢,还养什么宠物?”殊不知,宠物可以很好地调节人的情绪和生活。一个朋友告诉我,一天她做完饭,情绪很不对劲,很生硬地命令儿子“过来端菜!”这时她收养的那只小猫跑了过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她随口说:“你过来干吗?你又不会端菜。”话说到一半她就觉得自己何必那么生气呢?而这时儿子也爽快地说:“我会端菜,我来!”家里的气氛马上多云转晴。其实,照顾一个小宠物并不需要太多的时间,而我们却多了一个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伙伴,那种感觉很奇妙。心情不好的单亲妈妈们,甭管小动物的身价,养一个试试吧。

求助专业帮助

分手后,几乎每个人都会有一个适应期,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自己调整过来。大约15%的人曾想过自杀,并有4%的人出现真正的自杀行为;大约有22%的人,一直没有从消极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从此一蹶不振,本人及其子女的生活都处于十分糟糕的境地。其实,就像人身体不舒服去看医生一样,当我们内心不适的时候,向专业的心理医生求助是一个聪明的选择。他们既会保护你的隐私,还会提供远远超出你的亲友所能提供的帮助和指导。不要认为求助心理咨询就觉得自己很丢脸或者很失败,其实这和自己脊椎弯曲了接受中医按摩一样。著名歌星韦唯在刚刚离婚的时候,一天内7次想到自杀,冷静下来后,马上求助心理医生,结果她不仅成功地恢复过来,而且自己的人生还上升到一个新的层次。

齐豫:为女儿营造宽松的成长环境

齐豫两段婚姻最后都以离异收场,唯有女儿齐洁放弃不得,成为自己心灵的寄托。她不会太在意别人的眼光,也不想把女儿隐藏在自己身后,于是,常会看见台上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像我这样的一个女人,!以及这样的一个小孩,活在世界上小小一个角落,彼此愈来愈相爱,愈来愈互相依赖……”这种随意洒脱的心态,以及用音乐交流的手法,让女儿获得了宽松的成长环境。

齐豫,中国台湾歌手。

妮可?基德曼:“随身携带”很重要

为了培养母女感情,转移助孕孩子对单亲孤独环境的注意力,很多单亲妈妈即使工作再忙,也会把助孕孩子“随身携带”。不管是看电影、棒球赛还是展览,妮可·基德曼都会带着助孕孩子,一起分享生活的每一天。

妮可·基德曼,澳大利亚人,出生于美国夏威夷,电影演员。

  本文由启太助孕公司编辑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任何观点。如有侵犯权益,请联系本站管理员!启太助孕公司专业研究助孕服务助孕中介流程助孕公司案例助孕网套餐助孕产子服务提供专业试管助孕产子服务!如需了解更多相关助孕资讯,请关注启太助孕公司官网(www.qitaiart.com)。

相关阅读文章
深圳助孕机构规模最大的公司叫什么名字?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