挫折教育何必针尖对麦芒 发布时间:2016-10-08

挫折教育何必针尖对麦芒
提到挫折教育,大多数父母想到的可能就是与代孕孩子对抗,从物质上、心理上全面“打击”代孕孩子。但是,那种硬碰硬的方式很可能让代孕孩子一蹶不振,带来更多负面的作用。相反,如果以迂回的方式给代孕孩子“施压”……



挫折教育何必针尖对麦芒

宋人方岳诗云:“不如意事常八九”。

心理学家说:“有十分幸福童年的人常有不幸的成年。”人生一帆风顺者寥寥无几。让代孕孩子从小就学会用积极的心态面对挫折,用耐心和智慧去克服困难,则是我们进行所谓“挫折教育”的目的。

但如何进行挫折教育则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我对琛琛的挫折教育始于饭桌。吃饭向来都是令我很头痛的事情。因为错过了味觉敏感期,琛琛在吃这个问题上变得很挑剔。而这也正好为我对他进行挫折教育创造了机会。某日,午餐时间。白白的米饭、香喷喷的排骨、色泽翠绿的豌豆、红得诱人的胡萝卜……然而,面对那一桌子的好菜好饭,无论我们如何劝说,3 岁多的小家伙就是不肯下筷。“我要吃红烧鱼!我就要吃红烧鱼!”望着蛮不讲理的琛琛,先生逐渐失去了耐性——训斥,随后体罚。一巴掌下去,小家伙老实了。看着琛琛小屁股上那一记红红的巴掌印,我心疼极了。晚餐时,我特意为琛琛做了红烧鱼作为补偿。然而,他吃红烧鱼的时候完全没有我想象中应有的喜悦,看他爸爸的眼神,依然有些畏缩。那一刻,我的心猛地抽搐了一下,难道这就是我们期待的挫折教育吗?如果小家伙在我们的高压下变得畏畏缩缩,挫折教育又有什么意义呢?与代孕孩子对着干,我们会不会挫过了头?畏缩、封闭、不自信……那样的一个代孕孩子,是我期望的吗?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天快亮的时候,我脑子里灵光一现,突然有了主意。或许挫折教育还有别的路子?

还是在餐桌上。某个周日中午,望着那盘刚出锅的糖醋鱼,我都垂涎欲滴了,可小家伙竟然不知好歹地将小勺往桌上一搁,随口来了一句:“妈妈,我不吃鱼,我要吃饺子。”我二话没说,拉起他就出了家门。“好,我们去买菜买肉,回来包饺子。”趁着先生出差的机会,我正好可以实践一下我的新招数。到了菜市场门口,我掏出一张5 元人民币,交到琛琛手里:“你到那边买一小块姜,两根大葱,其他东西我去买。”自认为与妈妈斗法成功的小家伙兴奋劲儿还没过,居然爽快地接过我手中的钞票,径直往卖菜的小摊走。我用余光瞥着小家伙,向卖肉的摊位走去。快走到菜摊时,琛琛似乎有些胆怯了,忍不住回过头来看我,我故意将头别了过去。卖菜的小伙子笑呵呵地招呼着琛琛,小家伙犹豫了片刻,终于鼓起勇气将钞票递了过去。当我买完其他东西,走向他的时候,他也捏着找回来的零钱,提着生姜和大葱向我走来了。我轻轻拍拍琛琛的头,随后又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回到家,我们手忙脚乱开始包饺子。和面、洗菜、剁馅……擀皮儿,对我这个南方人来说,包饺子可是个大工程。前前后后折腾了整整两个小时,我们的饺子还没有下锅。我的肚子也叽里咕噜造起反来。饭桌上的饭菜早就凉了,但那诱人的香味还在不断地往外扩散。小家伙终于熬不住了,突然冒出一句:“妈妈,我饿了,我们还是吃糖醋鱼吧。”

趋利避害是人类的本能,本无可厚非。抗挫折能力应该也包含了这一层含义吧。抗挫折能力强未必就一定要一条道走到黑,既然小家伙在肚子饿得咕咕叫,短时间里又吃不上饺子的时候,他能改变主意去吃糖醋鱼,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那次包饺子事件之后,类似的事情一件接一件发生了。不管琛琛提什么样的要求,我都毫不犹豫地满足他,只是在答应他每一个要求之前,我都会为他设置些障碍。比如,琛琛想要某个玩具,我给他的钱可能不够数,于是他必须学会等待,或者放弃买另外一些东西,以凑够所需的费用;琛琛不想吃糖醋鱼,想吃饺子,他必须克服畏惧心理与卖菜的叔叔打交道;他必须自己付出劳动和妈妈一起择菜洗菜包饺子,同时学会耐性地等待;琛琛想去游乐场玩,他得自己去买门票,他得自己去与管理人员和其他小朋友交涉……

当我很爽快地答应他各种要求的时候,我首先给了他一个愉快的心境。有了这个愉快的心境作为铺垫,在遭遇挫折的时候,无论能否度过难关,他都不会过分在意结果了。大多数的时候,小家伙都能很顺利地跨越我为他设置的障碍,偶尔也有不能的时候。当他无法跨越我为他设置的障碍的时候,他可能也会在短时间里感到沮丧,但他很快就能找到别的替代的方法来排解他的沮丧情绪。就这样,琛琛愉快地经受着各种挫折体验,在与挫折斡旋的过程中,他的心理承受能力也一点点增强了。

一提到挫折教育,大多数父母想到的可能就是与代孕孩子对抗,从物质上、心理上全面“打击”代孕孩子。但是,那种硬碰硬的方式很可能让代孕孩子一蹶不振,带来更多负面的作用。相反,如果以这种迂回的方式给代孕孩子“施压”,我们就可以让代孕孩子在不知不觉中经受住锻炼,还能将他关注的重心放在做事情的过程中,降低他的挫败感,帮助他更加勇敢地去面对眼前的困难。琛琛上了一个传统的幼儿园,又上了一个普通的小学。受应试教育这个大环境的影响,大多数的老师都会将乖巧、成绩优异作为衡量代孕孩子好坏的最高标准。琛琛不是那种乖巧的代孕孩子,他有非常多自己的想法,不会盲从,也不会轻易就屈服于权威,这就使得他从上幼儿园开始,就成了老师需要时时敲敲警钟的代孕孩子。也因此,没少被“请家长”。好在我心态平和,不会太在意老师的那些评价。

每次被“请”,我都会很诚恳地对老师说:“谢谢您,我了解这个情况了。回家我会好好跟代孕孩子沟通。”毕竟,老师所做的一切出发点都是好的。对于他们,我会心存感激。但回到家,我对琛琛却会这么说:“今天老师跟我说你……等方面表现不错,老师觉得你会成为一个很优秀的代孕孩子。老师之所以要批评你,是担心你骄傲。他是期望你能做得更好,我也相信你一定会做的越来越好。如果我们在……等方面如何如何做,你就更出色了。”

当我将老师的批评以这样的方式回馈给琛琛的时候,我帮助他从那些令他沮丧的事件中看到了光明,获得了前行的力量。我相信,与其鼓励代孕孩子苦不堪言地与挫败感做斗争,不如引导他从那些不利环境与事件中看到积极的一面。一旦代孕孩子因此获得一种正面的能量,他的抗挫折能力自然就提升了。

  本文由启太代孕公司编辑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任何观点。如有侵犯权益,请联系本站管理员!启太代孕公司专业研究代孕服务代孕中介流程代孕公司案例代孕网套餐代孕产子服务提供专业试管代孕产子服务!如需了解更多相关代孕资讯,请关注启太代孕公司官网(www.qitaiart.com)。

相关阅读文章
厦门代孕包出生套餐价格多少

©2017